您现在的位置:贝投体育大学资讯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内容阅读

记忆会老吗?

编辑:校工会  肖廷飞  来源:贝投体育官网校报  时间:2018-06-06  点击:

  寒假的时候到绵阳,第二天清早便送奥飞上幼儿园。我鼓励他自己走路,夸他自己走路走得好,说他走得比姥爷还快。知道他怎么说吗?

 

  他说:“姥爷,你已经老啦!”

 

  不到三岁半的小家伙,他也看得出我在变老?

 

  前几天,报社的小翁到办公室找我约稿,希翼我写一篇回忆过去的文章。我又思维跳跃,陡然想起奥飞对我说的那句话来。

 

  看来,真的在变老。

 

  记忆也会老吗?

 

  从到吉首上学,到留校工作,再到现在回忆过去,近四十年了,经历了很多的人和事。有些过去就过去了,的的确确淡忘了;有些还模模糊糊,留有些许印象;可也有些却是记忆犹新,如同昨日……

 

  我的大学是在大田湾读的。1980年,父亲送我上学,到学校路口(没有门,就一条入校的山路)。看到几栋简陋的房子,父亲不由自主地感叹:“这个大学就跟大队部差不多”。

 

  当然,大学不至于跟农村的大队部“差不多”。不过,那时学校的设施也确实十分简陋,甚至简陋得现在的人无法想象。

 

  记得一办公楼东侧大约五米位置,靠堡坎是一座水池。水池不大,凿石而建,磊石而成,用油毛毡盖顶,顶棚有桂花树和栀子花遮掩。水池的水是从峒河里直接抽上来的。每天清早,可以听得到哗哗的注水声。水池南立面离地约五十公分,装一排三个水龙头,刚好放的进接水的桶子。水池东侧过人行道不远,有并排两个水泥砌成的洗衣台。每天早、中、晚三个时段,同学们集中在水池边刷牙、洗碗、洗衣。若天气晴好,又恰逢星期天,洗衣台周围一定会有同学们排队等候洗刷被单、床单。一人一桶,多是女生,间或有一二男生夹在其中。大家各自阅读手头上的书刊,打发等候的时光。

 

  细心的人会发现,早上比同学们早一点,中午和晚上比同学们晚一点,水池旁边每天都会出现一个来洗碗的老者。他头发花白,面带微笑,黑色皮鞋和青灰色的中山装一尘不染。他不紧不慢地从办公楼的楼道里走出来,一身儒雅气息立马就把周围的人包裹。他手拿一副吃过饭的碗筷等候在水池旁边,待洗过碗筷的同学离开,便弯腰—下蹲—洗碗。与同学们打开水龙头冲洗的方式不同,老者打开水龙头接下半碗水,随即关紧水龙头,就以这半碗水洗碗筷。一次洗完,再开水龙头接半碗水清洗,两个半碗水将碗筷洗干净。这过程极其简单自然。洗碗结束,徐徐起身,老者仍然以不紧不慢的步伐走进办公楼,手里拿着那副刚刚洗过的碗筷。

 

  后来才知道,水池旁边见到的老者就是当时的校长易盛臬。再后来,和同学们的谈论中还知道,易盛臬校长居然是解放前的地下党,老革命。他的老伴跟子女都在长沙,孤身一人在学校,吃食堂。办公楼二楼东头一间十来平米的房间,既是他的宿舍,又是他的办公室。

 

  至此,老校长半碗水洗碗的印象便在我的头脑里越来越深。

 

  一晃几十年过去,易老校长也故去好几年了。只是,他的身影还记得,他半碗水洗碗的情形还记得……

 

  奥飞不满三岁就学会自己搭凳子刷牙、洗手。去年暑假,借他老是缠着讲故事的机会,我便改编“半碗水洗碗”的故事给他听。没想到的是,小家伙居然明白了节约用水的道理。他不再开水龙头玩水了,用杯子接水刷牙,还会把水龙头开得很小,并在快接满时尽快关掉。有时大人帮他接水洗脸,水龙头开大了,他也会主动伸手关小,还说要节约用水。

 

  只是,若干年后,不知道小家伙是否记得姥爷给他讲的“半碗水”的故事。

 

  (责任编辑:苏卫平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上一篇:沈从文与沅陵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资讯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贝投体育大学党委宣传部
贝投体育资讯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