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贝投体育大学资讯网 -> 首页 -> 理论探索 -> 内容阅读

贝投体育文科人才培养现状分析

编辑:胡炳章  来源:贝投体育官网  时间:2013-11-08  点击:
    
    
     (上接417期第二版《贝投体育文科人才培养现状调查》)
     湖南民族地区高等院校在文科人才培养过程中,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是十分复杂的。既有外部客观方面的原因,也有内部主观方面的原因。具体说来,除了在经济改革大潮中,常识分子的边缘化、常识的边缘化对人们思想观念造成巨大冲击,从而严重影响人们的社会行为外,更为主要的原因似乎更应该从培养人才模式自身中去探寻。
     文科人才培养模式的缺陷,是我国高等教育中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湖南民族地区高校文科人才培养情况来看,其文科人才培养模式主要存在着“三重三轻”的缺陷。
     (一)重常识,轻能力
     湖南民族地区高校现有的专业设置、课程设置、教学内容安排、教学方法运用,以及考试内容设计等环节上,无不透露出这样一种信息:高等院校文科人才培养主要表现为对专业常识灌输过程与结果的重视和对培养和提高人才能力的忽视。
     这种“重视常识,忽视能力”的文科人才培养模式,除了其专业设置的陈旧老化外(基本上仍然是政治学、历史学、汉语言文学、外国语言文学、经济学这几个老专业扛大梁),而在这些专业课程的具体设置方面,大多数是理论课,实践能力训练课程却少得可怜。文科师范类学生仅仅只有在大学四年级第一学期时4-5周的教育实习,文科非师范类的学生也只有与之相等的社会实习时间。当然,为了弥补学生在实践能力训练方面的不足,各专业院系也开设了一些技能性质的课程,只是这些技能性课程在课程门类与课时数量上都呈现出严重的不足(仅占所开设的课程门类总数的8%和课时总数的6%左右)。同时,大家还发现这些技能性课程竟然大都没有安排具体的实践操作时间,结果,技能训练课只是让学生坐在教室里以“听讲”的形式进行训练。
     在教学内容安排上,同样也表现出对传授常识的偏爱与倾斜。文科教师每学期的教学计划书中,除了安排学生必要的课外作业以外,一般都没有具体的能力训练时间安排。整个教学过程基本上是教师教什么,学生就学什么,学生基本上处于被动地接受状态,没有多少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余地。在课堂教学中,大多数文科教师依然沿用传统式教学方法,一个劲地讲下去,很少启发学生思考,进行双向交流;有少数文科教师甚至一字一句地照着书本或者教材念读;学生在课堂上基本上不提问,老师也很少向学生发问,表面上看,课堂的学习秩序是安静正常的,但实际上,教师与学习却处于一种内心深处的隔膜状态。当然,也有一些文科教师利用多媒体课件进行教学,然而,这种先进的教学方法却依然用来传授常识,而并不是启发和训练学生的能力。
     考试是测试学生学习效果的重要环节,而这一环节却仍然还是以突出常识为主。所有的文科考试试卷(主要指闭卷)大都有这类考试的“保留项目”:比如“填空”、“名词说明”、“简答”、“论述”、“分析”等。前面两项是典型的常识背诵型考试项目,就是后面的“简答”、“论述”题型,学生们依然是靠把一些题目的答案背熟后,才去“简答”或“论述”的。这样的简答与论述,实际上并没有促进学生思考,相反却助长了学生对死记硬背的偏爱。纵然是“分析”题,学生也差不多完全按照老师曾经分析的内容或套路来进行,结果,测试能力的题项依然与常识背诵型题项相差不远。
     (二)重传授,轻自学
     在湖南民族地区高校文科人才培养模式中,就其教与学这一主要环节而言,依然延续着重视传授而忽视自学的“老规矩”。换句话说,就是学校是以教师为中心,而不是以学生为中心,教师成了课堂的主人,学生的一切学习活动,基本上都是围绕教师旋转。讲课(笔记之源)、听课(记录笔记)、复习(背诵笔记要点)、考试(默写笔记),整个大学文科专业课程的学习过程,实际上已经被简化为笔记的记录与默写过程。谁的笔记记得详细,背诵能力强,谁就可以在考试中拿高分,拿奖学金,获得一些相应的荣誉,而且对学生今后的就业也会带来一系列的好处。相反,则一切个人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得不到社会的承认,至少得不到学校广大师生的承认。在这样的人才培养模式中,学生很难产生自学的兴趣,也不能或者不敢产生自学的兴趣。因为老师的讲课笔记不仅是学生分数得失的唯一标准,同时还牵涉到学生其他方面的得失,因而学生不得不放弃自学的兴趣,来与老师的笔记保持高度一致。再则,老师事先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学生不需要自己动脑筋思考钻研,只需要将老师准备好的东西一一记忆下来就成,谁又愿意自寻烦恼,去搞什么自学呢?
     这种人才培养模式,还表现出一种对学生自学时间的无形抑制。由于老师事先什么都要替学生准备好,所要讲授的课程门类自然就会多起来,而且所需要的讲课时间自然也就会随之增加。这样一来,大学二年级、三年级的学生每周上课的课时数也将会大大增加,以致于竟然每周高达33——-35节,平均每天上课时间为6.6——7节课,有的文科班级甚至还有在晚上也上课的。在这样的大量上课任务的挤压下,学生基本上没有多少时间去自学。另外,学生每上一次课,就得花一定的时间去整理课堂笔记,这就更加没有时间来进行自学。
     自学时间的缺乏和自学兴趣的缺乏,必然会导致自学能力的缺乏。能力只能在实践中形成和增长,离开了实践,能力自然就无从谈起。在这样的人才培养模式中,学生长期处于一种被动的学习状态,缺乏主动的追求,自然也就缺乏自学能力实践训练的机会。尽管也有一些学生自觉地抽时间自学,但由于他们缺乏自学能力的训练,使得自己在自学过程中常常会遇到许多巨大的困难。比如说不知道自己应该读什么书,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阅读,怎样从中汲取有价值的东西,怎样充实和丰富自己等等。这种自学能力的缺乏,对于文科人才的成长是极为不利的。一个大学文科专业的学生,在其大学学习期间,个人的常识与能力获得的主要途径是自学。如果阻断了这一途径,就等于切断了鸟的翅膀,鱼的鳍、尾。那么,在常识的海洋里,这条求学的“鱼”的命运将是十分悲惨的。
     (三)重外语,轻专业
     就整个大学文科非外语专业的学生学习而言,外语课程的学习实际上只是丰富专业学习,拓宽专业视野的一门辅助性的课程。同时,就国家教育部门的主观愿望而言,也并没有只重视外语学习而忽视专业学习的意图。但随着我国经济改革浪潮的翻卷,与国际接轨成了国家经济建设的一项重要参考指标,这样的社会形势自然在客观上造成了大学学习重视外语、轻视专业学习这种令人尴尬的局面。
     在国家不再包分配这一大前提下,大学生的学习逐渐转向为以社会人才市场需要为目标。就目前社会人才需求情况而论,由于受到“与国际接轨”的影响,社会各界在人才选用时,普遍地将大学英语四级合格证书作为一项非常重要的硬指标规定下来,那些缺少英语四级或者六级证书的毕业生们,无论你的专业学习如何优秀,也仍然难以找到自己理想的就业单位。这种特殊的人才市场需要,在今天民族地区的大学生心中,已经成为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它使得民族地区高校无论文、理科的学生一律视英语四级、六级证书为自身价值展示的重要内涵,为今后求职的重要条件。
     而在另一方面,国家大学英语四级、六级的考试试题的难度,相对于来自民族地区的大部分学生而言,确实是十分艰深的。为了越过这一道道“铁门槛”,许多学生在自己的大学四年里,基本上每天都是围绕着四级英语过级而奋斗着。他们忍痛将自己所学的专业放在一边,而将大部分的学习时间花在英语单词的记忆背诵上,以图努力使自己够得上英国语言的格。尽管如此,当他们大学毕业之际,仍然还有将近50%以上的学生拿不到英语四级合格证书,而能拿到英语六级证书的学生更是少得可怜,大约不到每届毕业生总人数的8%。
     大学英语学习的成绩,不仅成了学生们就业的重要标尺,而且也成了学生们继续深造的重要条件。在国家研究生教育考试中,无论是硕士研究生,还是博士研究生考试,无论你是研究什么专业,一律都得通过外语考试这一必不可少的关隘。而且这种研究生的外语考试的试题难度对于一般人而言,往往达到令人望而生畏的程度。以致于许多具有一定专业研究实力的考生,仅仅因为自己外语考试成绩不理想而不得不“望洋兴叹”。这种研究生教育中不根据专业研究的需要,一律强调外国语言掌握程度,从而在客观上形成了一种我国本科、研究生学习的特殊导向:重视外语,轻视专业。
     本课题组认为,湖南民族地区高校文科人才培养模式中存在的这“三重三轻”的缺陷,是比较突出的,它们是造成高校文科学生常识视野狭窄、专业基础薄弱、常识运用能力不强的直接而主要的原因。
     现行文科人才培养模式中所表现出来的对常识储存的重视和对能力培养的轻视,在今天高校的教学实践中,实际上已经造成了教学天平的人为性倾斜,而这种倾斜又必然会在学生心中产生一种强大的心理诱惑。于是,追求常识的记忆与储存,忽略常识的运用与创新,便自然会成为学生们心中巨大的内在驱动力。因为,学生们在自己的学习过程中,会在这种人才培养模式中自发地尝试到背诵常识(课堂笔记)的甜头和努力发挥自己独特个性的苦头。具体来说,就是背诵笔记者,可以拿高分,并且获得许多精神上以及物质上的奖励。而独立思考者,往往会因为自己不成熟的思考中所存在的某些不完善而尝试到挫折与失败,拿不到高分,不仅得不到支撑与鼓励,反而还会受到师生的嘲笑与讽刺。这种明显的利弊关系和亲身尝试到的成败感受,自然会使学生们努力改变自己,磨掉自己的棱角和锐气,以适应这种现行的人才培养模式,结果便是学生逐渐形成了对常识记忆与储存的追求,而放弃常识的灵活运用与常识创新能力自我培养的尝试。
     换一个角度来看。对于文科学生而言,常识的记忆与背诵与常识的运用与创新两相比较,前者自然会显得容易得多。加之大多数文科学生在中小学阶段就已经训练出来的较强的记忆能力,背诵一点老师课堂笔记、教材常识要点之类,确实只是小菜一碟。相反,常识的运用能力以及常识的创新能力的训练,却是一件十分复杂而又伤脑筋的事情。它不仅需要学生对本专业相关书籍的大量阅读与常识的积累,而且还需要学生从事较多的社会实践活动,同时,更需要学生在社会实践活动过程中,开动自己的脑筋,独立思考,深入钻研。在无数次的失败中不断地总结教训,积累经验,一步一步地向正确的目标靠近。只有这样,学生们常识的灵活运用能力和常识的创新能力才有可能获得提高。趋利避害,趋易避难,是人类的天性。一方面是简单容易的课堂笔记的记忆与背诵,而且还有丰富的精神与物质奖励;一方面却是长期的社会实践,艰难的探索与研究,以及孤独寂寞、失败挫折;再加上高校文科人才培养模式中天平的倾斜,凡此种种,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向心力,驱使学生们向常识运用能力与常识创新能力自我培养告别,转身投入常识记忆的怀抱。
     另外,这种现行人才培养模式所注重的常识传授面事实上是十分狭窄的,它仅仅只注重教材中的常识内容和教师讲课笔记所涉及的常识内容。而这些“要点”与课堂笔记的内容纵然再丰富,也毕竟是十分有限的,与常识的海洋相比,仅仅只是沧海一粟而已。而如果大家的文科教育仅仅只是局限于让学生们背诵“要点”与课堂笔记,而忽略了学生自己的自学,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当然,推行这一人才培养模式的高校,也不是有意地要限制学生的常识视野,然而,这些高校在教学时间的安排、教学课程的设计,以及在对学生自学能力的培养与鼓励方面等等,都客观上为造成这种常识视野狭窄的局面提供了便利条件。同时,这种人才培养模式还会造成学生专业常识基础薄弱的局面。当学生与教师都被困在课堂笔记和教材常识要点的背诵与复述之中时,人们此时就已经忘记了一个十分简单的思考:这些“常识要点”与课堂笔记真的就等于专业基础常识吗?一字不漏地将它们全部背诵下来,就能够夯实自己的专业常识基础吗?如果达不到夯实专业常识基础的目的,那么,这些让人头昏脑胀的记忆与背诵能否减少一些?以便腾出更多的时间让学生们自学呢?
    



[1]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资讯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贝投体育大学党委宣传部
贝投体育资讯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