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贝投体育大学资讯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内容阅读

诗歌,这些个小东西——读刘年诗集《远》

编辑:覃新菊  来源:贝投体育官网本站原创  时间:2014-03-30  点击:

    这几天电脑坏了,主要是鼠标接触不良,敲打几下就“滴答”死了,你就得停下,等待下一个“滴答”来恢复,间断长一点还能敲几个字,可明显的是间断变短了,我在忍无可忍之际,重重地摔打鼠标,明知道不是它的错。终于将罪魁祸首的主机搬出去维修,一下清静下来(后来发现,问题出在键盘上。这是一个极好的隐喻,生活中大家常常花很多周折,还弄不清问题出在哪里)。把该要看的书翻出来,摆在火架上,摊开笔记本,恢复到原始写作上来。咦,写作进度丝毫不比电脑写作慢,似乎有种久违的清晰与明快。笔杆子的魅力似乎也不是键盘所能替代的。在这种简单、宁静的条件下,读诗,读刘年的“第29届青春诗会”诗《远》。


    对于诗歌,大家总是寄予更美好、更高蹈的希翼,怀揣着崇敬与虔诚,读诗、写诗。可是,据我多年的经验与感受来说,诗歌,是些小东西,它承担不起那么重,那么大,那么多,只是些小东西,让人净心,让人简单,让人美好,那倒是真的,大家大可不必一边遥不可及地钦拜,一边敬畏着不敢靠近。读诗就好比品茶,谁都可以来一盅,在工作之余,也如大众徒步、跳操一样,挥笔写下可心的几行,或者放慢速度,不做页面的快速游览,只是闲闲地翻开,读一首小诗,再品一品,滋味就从那短小的字里行间流溢出来,你拿个茶杯,接住就行。读诗的时候,打开自己,与自己的记忆、心思、情绪试做一番对接,有所触动,有所感慨,你也随之成为诗人了。不信,你试试!


 这是从正面而言,读刘年的诗歌,则更多让我从反面感受到诗歌的微不足道。首先,“诗人”这顶帽子,就是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在忍受“骂、笑、嫌、唾与弃”的境遇中,还义正词严地“怜悯世界”。其次,结合诗人的遭际而言,如果诗歌是高雅艺术,住在象牙塔,可为什么诗人却在贫民窟的困顿中挣扎?且不说写作能为写编辑带来住房和银行卡(郭敬明成为艺术大亨的成功之路你刘年咋不学学呢?),至少也能解衣食之忧吧,不然,大家写作干什么?意在别处,我也是明白的,精神高贵啊,心灵充盈啊,可是,诗人该凭借诗歌生存,依靠诗歌营生,而现状却是,分明靠不住。在张家界市作协主席石继丽的口中得知刘年的窘状,在她的中英文版《到张家界老去》的序言里,有幸读到这段话:


  文学就目前这个社会状态下,依然是被边缘化的东西,那么多的人在纸上呕心沥血,很多人还在为生存挣扎奔跑。就说刘年,我觉得他的诗歌是我读到的现代诗歌中最美妙的,虽不是唐诗宋词,可其独特的语言美,思想美和意境美让人忍禁不俊要拍案叫绝。而且我相信它们一定会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大浪淘沙,可他依然只能别过湘西,千里迢迢去云南《边疆文学》做小编辑谋生。从他跌宕起伏的经历中,我开始反省自己对于文学的态度。


  诗歌要么是小资们茶前饭后把玩情调的小东西,我反思包括自己在内的好多女性写手大都如此,不管现实中是如何俗不可耐的表现,拿起笔立马高雅高深了,抑或是信仰般替代与平衡着某些东西,以弥补或搪塞生活中的缺失。这么说来,使我想起了苦寒之地的西藏为啥对宗教如此虔诚与笃信了。对刘年以及刘年般处境的诗人,其景状应该属于后者。《荒原酒吧》、《旧居》、《父亲送我上车》等诗篇即是诗人生活狼狈的写照,“忧郁的病毒”“潜伏得很深”(《恒河》),弄得自己像乌龟一样“胆小、敏感、笨拙,一碰,就缩成一团”(《乌龟》),在十平方的出租屋里,“被生活追得四处乱跑”(《猛洞河》)。从故乡猛洞河出发,颠簸于大怒江、野鹿河、澜沧江、青草湖、雅鲁藏布江、金沙江、黄河、乌蒙山、巴音布鲁克草原、腊姑梯田、冈拉梅朵、可汗宫、梅里雪山这些中国版图的“十点钟方向”,把自己当祭品供奉在大地上(《黛青塔娜山》),会烟头似的“掐”(《荒原酒吧》)、会陶瓷样的 “扔”(《冈拉梅朵客栈》)、会秋蝉状的 “吼”(《澜沧江大峡谷》)、会结石样的 “痛”(《从碧色寨到芷村》),命运“带着血丝”(《在羊拉》),因为“世界,还欠我一个道歉”(《随想录》)。


  行走之远,“远方的远,远去的远,远不可及的远”,在大漠中感到的是“生命的荒凉和内心的丰茂”(《远》),“拱动的,可能是竹笋,也可能是冤魂”(《遥远的竹林》)。文学与远方有着密切的联系,俄国文学在十九世纪毫无传承地灿若星河,就与远征欧洲与流放西伯利亚有关。反省自己为啥写着写着断了,写着写着没入潜流消失了,追其缘由,一则这玩艺儿带不来功名利禄;二则自己心灵的根与信仰实在有些稀薄。
  从生存的层面谈诗歌,实在有些不雅,与诗歌的境界也有些脱节,可是诗里诗外,大家读到的是别样的人生,迥异的现存。多少有些如郁达夫雪天看望处于困境中的文学青年沈从文之后,疾笔书写公开状,指出几条道供选的愤慨一样,在敬诗之余,为诗人的处境鸣不平,如此而已。诗歌承载不起那些个庄严,承载不动那些个沉重,不然,为啥没能为刘年的“命运”带来流转呢?写诗,就为自娱自乐,自我宽解,自我拯救,咱别指望它能为你带来晋级、评优与奖金,爱诗就写诗,爱诗就读诗,爱诗的纯洁,爱诗的清新,爱诗的精悍,爱诗中情感的撕裂与痛感。对于诗歌这些个小东西,你还能指望它什么呢?有本事,抑或有野心,去冲刺影视剧本啊,去冲击小说改编啊。


  离不开它,又不能指望它;明知不能指望,偏偏又割舍不下。突然明白,为啥这世间有“情人”存在的理由了。诗歌,就这命,咱认了。


  合上诗集,心里企盼我的电脑早点修好,因为我知道这些佝偻、颠簸、酿跄的背影,迟早要被宋体、正楷框定成四号、五号模样出炉,混迹于文明世界。

 

 

 

 

 

 

 

上一篇:等待昨天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资讯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贝投体育大学党委宣传部
贝投体育资讯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