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贝投体育大学资讯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内容阅读

那些属于光阴的故事

编辑:张娜  来源:贝投体育官网本站原创  时间:2014-02-20  点击:

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
——《岁月神偷》


    这是一部简单、干净、纯粹而又不落俗套的好片子。影片以导演罗启锐六十年代末的经历为背景,描述了以造鞋为生的罗氏一家人当时的境遇,并通过这几个主要角色的种种人情世故和生离死别,带大家回到一个令人怀旧的旧香港,重新塑造了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诚然,我今天生活的年代离那段岁月太过遥远,要说感同身受是远远没有资格的。但这部片子不管是从画面、语言还是情节上来说都让我刻骨铭心,仿佛在那个故事里隐约看到了另一个似曾相识的自己,以至于每每想起竟会不知觉地热泪盈眶。


    小弟罗进二是一个调皮可爱但特别纯真的孩子,其实可爱这个词,放在已是中年的罗爸爸身上也再适合不过。罗爸爸每次都会问同样的问题,而小弟的回答也总是那么忍俊不禁。


    “今天学校教了什么?”


    “中文和英文。”


    “中文教什么呢?”


    “中文。”


    “那英文呢?”


    “英文”。


    小弟很调皮,上课不认真,经常被老师罚到讲台上“报时”,他总要踮起脚尖,将鼻子贴在黑板上老师画好的圆圈里,偷偷地瞄着墙壁上挂着的时钟,一本正经地数着“十秒、十五秒、二十秒……”八岁的孩子,毕竟只是个孩子,天真幼稚,什么都不用去想。他甚至可以满足地享受着生气的老师随手给他的惩罚,乐此不疲。


    哥哥罗进一拥有了所有的鲜花和掌声,他必须优秀。虽然哥哥比小弟大了整整八岁,但这丝毫不影响兄弟俩感情的亲密。他们会因为一条金鱼的问题打成一团,但随即又跟个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嬉戏玩闹。就像罗妈妈说:“打起来狗咬狗,好起来穿同一条裤子。”我想没有谁比我更了解这其中的快乐与幸福了。我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哥哥,小时候大家也经常会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打得不可开交,但一转身又会忘得一干二净。那时候哥哥出去玩还很乐意带上我这个“跟屁虫”,他喜欢钓鱼,每次我都会帮他提桶给他送水,甚至还会帮他抓蚯蚓,心情好的时候他也会给我弄一根钓竿教我怎么钓。尽管那样我还是可以开心上好几天,也会饶有心思地把好吃的多留一份给他,一心想着讨好了哥哥这样出去玩的时候他才会带上我。所以童年时期,在长相清秀、留着长发的外表下,我几乎干了所有男孩子会干的事——打弹珠,捉龙虾,捅马蜂窝,爬树,偷桃子,捉泥鳅……


    然而这些最简单的快乐也只能被永远定格在那个纯真的年纪了。哥哥现在有了自己的事业和空间,也有了自己的追求和梦想,当年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小女孩也俨然长成了大姑娘,她也会害怕蚯蚓,也会讨厌满身汗臭味的感觉,也会嫌弃太阳晒黑了她的皮肤……


    越长大,有时候连快乐都成了一种豪侈品,甚至还被贴上了限量出售的标签。


    生活,总会有太多粗糙的地方。


    罗爸爸说:“‘鞋’字半边‘难’。”罗妈妈答:“‘鞋’字也半边‘佳’。”


    “难也好,佳也好,日子总是要过的。”


    当一场狂风大雨吹倒了全家人安生立命的基石时,似乎所有的希翼都几近破灭。一向顶天立地的罗爸爸哭了,他爬上屋顶,死死地撑住最后几根木头不让它们倒下去。他憋足了所有力气,嘴里嚷着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最重要是保住个顶啊!”


    鞋店重新营业的时候,罗妈妈再次给招牌上的大字刷上了红色的漆,她几乎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一遍一遍地刷着,嘴里一直重复着:“做人,总要信。总要信,总要信,总要信……”那一刻,泪水也顺着她的脖子慢慢流了下来。这个坚强的女人,她终归还是守着一种信念的。


    罗进二后来得了血癌,他再也没有拿到那个象征着荣誉的专属于他的第一,但他是幸福的。他告诉弟弟: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远有效的。其实在他内心深处他还是愿意去相信的,就像他愿意相信自己喜欢的女孩会在他拿到第一的那天回来见他,款款温柔。当然,他也有属于他那个年纪独有的骄傲和敏感。第一次去芳菲的家里,看到她家金碧辉煌的大房子,他有点懵了,出门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进去时的那扇门是她家的后门。他一个劲地赞美着她家的鱼缸,却又拿着自己小心翼翼从家里捧过来的小金鱼不知所措。他想掩盖一点什么,却又欲盖弥彰。


    芳菲走了,经年之后,又回来了。她捧着一束黄色的花,一如当初,笑意盈盈地走向他,他们拥抱,亲吻,笑中带泪。然而谁也不曾料到,那一面,竟是最后一面。在他最后倒下的那一刻,花也散落了一地,他口中喷出的鲜血几乎将它染了个透红,满地狼藉。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也在祭奠这最后的爱情。


    这个世界上什么也代替不了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弟弟在去医院的路上拼命往前跑,而当哥哥停止呼吸的那一刻,似乎是某种东西牵扯着他,他本能地停了下来,然后是忽地一下哇哇大哭起来。


    葬礼上,伤心欲绝的罗爸爸已经无力表达什么,只是慢慢地拿出儿子生前创作的歌曲,听着那个熟悉的声音这么唱:彩虹低声叹息/迷蒙旧歌如诉/歌声浮晃天际/浮进我的隐秘梦乡/彩虹低声叹息/往事深藏心底/歌声浮晃天际/浮过我的悲伤恋曲/我独自徘徊/徘徊在我的隐秘彩虹下……


    泪眼汪汪。


    “有时候天空会出现两条彩虹的,一条的颜色和另一条的颜色刚好相反。不过不常见的,有时,很多年都见不到一次。”


    进二的墓碑前,罗爸爸埋着头,在儿子的坟前种下了一颗开着红花的树,念叨着:“做人,最重要是保住个顶,有棵树,至少能替老大遮阴。”


    时光之箭射落了岁月的枯枝败叶,年年依旧。


    多少日子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流走。


    而大家又是在怎样的失去和伤痛里才懂得了成长的滋味哟!


    想起了那篇文言文: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流水终究是带走了光阴的故事,也改变了很多人。但无论如何,岁月也不至于把大家变成面目全非的样子罢。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大家都在向着一个更好的愿景奔去,过着这样一步难一步佳的日子,然后走了过来,走到了今天。

 

 

 

 

 


 

上一篇:再别故乡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资讯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贝投体育大学党委宣传部
贝投体育资讯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