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贝投体育大学资讯网 -> 首页 -> 凤飞文苑 -> 内容阅读

我 的 梦

编辑:王莹  来源:贝投体育官网本站原创  时间:2013-11-22  点击:

 

 

    我一直盼望有一天我可以拥有一件属于我的东西,只要那么一件,小小的,亮亮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闪闪的梦想,我也不例外。当我关注雅安地震的时候,有这样一行人让我深思。在地震期间,电视屏幕里看到那些“白衣天使”为伤患奔波的身影屡屡在我脑海中闪现。顷刻间,我也想要当一名抹平痛苦、救死扶伤的医生。


    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不仅仅是雅安给我的感动,更是因为成为医生,我就可以治好爷爷的肺病,让从小跟爷爷长大的我再多听几遍小时候伴我入睡的故事;我就可以治好外婆的心脏病,让一直和外婆莫名的亲近的我再多和她唠一些家常;我就可以治好爸爸的股骨头坏死,让我重温小时候跟在爸爸身后疯跑的日子。


    自打离开家读大学,与亲人相伴的时间愈发变得浓缩。


    又快有接近半年没见了吧,爷爷奶奶肯定又在想我了,不知道爷爷有没有不听劝为了节约而不吃药,不知道奶奶是不是还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戴着老花镜纳着给家里每个人的鞋垫。爷爷一定每天早上5点、下午4点去做运动,自打不喂鸟了,不打牌的爷爷就这样带着小小的我享受时间。奶奶白天一定在家,小时候总是我陪着奶奶等待着爷爷回来,现在奶奶是一个人在等了,会不会寂寞呢?如果我是一名医生,我一定想尽一切办法去延长、再延长一些爷爷奶奶的生命,让我这个孙女儿陪他们走的再久一点。


    爸爸为了供我读大学,和家里叔叔两个人去了海南工作。原来我向往三亚椰树海风的热带风光,如今我却期盼夏天的海南能稍稍凉爽些。前几天,跟爸打电话,爸跟我絮叨了好多,电话里面我给老爹念了念我为他写的一首诗。读完,电话那头突然停顿了,我猜不到在听完诗的那一瞬爸想了什么,我自恋的问:“爸,你闺女写的诗咋样?”爸还是不做声,“好了,你不是在教室背书吗?你快去学习吧。”我没纠结爸在电话里跟我打哈哈,只是我从爸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哽咽。几天前的事情,现在想想突然有些心酸,我能做的也就只有在电话里给爸爸些许心理安慰,孰不知爸又在海南的夜里疼醒了几回。如果我是医生,我一定动用最先进的科技减少、再减少一点爸爸的疼痛,让我这个女儿再多听听爸爽朗的笑声,而不是一把药、一声叹息。


    可是,可是我不是医生,也终注定我不会成为医生。我恨我这双不能带给家人健康的手,所以我丢下了手中一直紧握的笔。


    许久之后的今天,我终于明白。原来,我一直在路上,我有自己的天空,困惑只是暂时性的灰色一抹。于是我重拾这支一度被搁置的笔, 我也终于明白,我一直寻找的其实就只是曾经握在手中的笔,它才是真正属于我的东西,并且永远不会改变。


    最后,我终于发现了自己,认识到真正的自己。生活就是这样,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刻,我也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无论怎样的惶惑与不安,我都会告诉自己——我还可以飞翔。
 

 

 

 

 

 

 

 

 

 

 

上一篇:酒与爱情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资讯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贝投体育大学党委宣传部
贝投体育资讯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