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贝投体育大学资讯网 -> 首页 -> 深度报道 -> 内容阅读

一颗燃烧的赤子之心

编辑:朱海婷  来源:贝投体育官网  时间:2006-12-13  点击:
校友概况:任求林,1987年毕业于贝投体育音乐舞蹈学院,湘西著名本土音乐家。担任过凤凰县学问馆馆长。毕业后长期致力于湘西民间音乐的搜集与整理。他的足迹踏遍了大湘西的山山水水,寻访了无数个苗家山寨、土家吊角楼,整理出版了一本《凤凰民族民间音乐艺术大全》,搜集各种民歌民乐达800多首,创作了一大批极富民族特色的音乐作品,在省、国家级刊物上发表,演出作品达一百多件。其作品多次获国家级,省级,州级奖。曾三次获得州委、州政府突出艺术贡献奖,2004年被评为凤凰县委、县政府十佳优秀技术人才,2006年被评为湘西州十佳优秀技术人才,其传略载入了《世界优秀艺术家名录》和《中国音乐大词典》名人录。
                                 
    作为一位杰出的青年作曲家、音乐理论家,任求林所取得的成就已使他成为音乐界一颗耀眼的明星。他曾三次获得州委、州政府突出艺术贡献奖,2004年被评为凤凰县委、县政府十佳优秀技术人才,2006年被评为湘西州十佳优秀技术人才,他的传略也被载入《世界优秀艺术家名录》和《中国音乐大词典》名人录。谁能想到,在这层层光环背后跳动着的,却是一颗再淳朴、真实不过的赤子之心!  

                                      一、为了他挚爱的音乐
    任求林从小就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和非凡的领悟力,13岁就创作出了第一部歌剧,87年开始发表作品,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不断地推陈出新,完成了一部又一部经典之作。他的音乐细腻优美而充满活力,常常因为浓郁的民族音乐风情、灵动的民族音乐旋律、悦耳的民族音乐节奏而别具感染力,深深地打动着人们的心。
    世界上没有百分百的天才,只有任求林知道自己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又因此失去了多少常人享有的东西。为了搜集素材,他如蜂采蜜、如鸟觅食,几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地下乡汲取民族民间学问精华。严寒与酷暑丝毫不能影响他的热情,甚至于在一个人人围在火炉边话家常的大雪天,他却昏倒在乡间的路边……这其中的辛酸苦涩,百般滋味他哪一样没尝过?可是,他心甘情愿。在音乐的王国里,任求林就像一只永远不知疲倦的工蜂,近乎痴迷地工作着,加班到深夜不过是家常便饭。为了一心一意搞专业,他几次辞去科长、馆长等职务,在有些人看来,他多傻呀,放着清闲的“官位”不坐,却去“自讨苦吃”!可任求林摇摇头说,走上这条路,我从来没有悔恨。因为热爱,所以每一个酸甜苦辣的过程对我来说都是享受。为此,他还写过一首古体诗表明心迹:
    琴调歌声弄烟尘,莫让儒冠迷此生。
    留得年少志气在,纵横风云任吐吞!
    然而,有一件事他却始终不能释怀——因为实在太忙,他甚至没有时间好好培养自己的儿子,使得同样颇有天赋的儿子却因得不到悉心的敦促和引导而荒废了许多宝贵的时光,至今在这方面都不很突出。对此,任求林一直心怀愧疚,觉得对不起孩子,可是,谁叫他选择了这条无悔的路呢?
    为了音乐,任求林付出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但上天是公平的,他的辛劳并没有白费,迄今为止,他已在省、国家级刊物上发表、演出作品达一百多件,曾被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浙江卫视、《中小学音乐报》、《湖南日报》等作过专题采访和报道。主要作品有大型舞蹈史诗《霞生山水间》(获湖南“五个一”工程作曲奖)、交响诗《苗山情》(获中国星海杯作曲优秀奖)、合唱歌曲《边城新星》(获全国作曲比赛二等奖)、合唱歌曲《贺龙桥》(获中国聂耳杯作曲大赛优秀奖)、舞蹈音乐《红土情》(获全国第十届群星杯作曲金奖)、艺术歌曲《美美的湘西》(获湖南省政府第三届三湘群星杯作曲金奖)舞蹈音乐《稻草堆下的故事》(获湖南省人民政府第四届群星杯作曲金奖)、舞蹈韵《阿婆的长苗帕》(获湖南省人民政府第三届三湘群星杯银奖、湖南省第二届艺术节“民博会”音乐创作奖)、舞蹈音乐《山旮旯里的莫利卡》(获2005年小荷花杯全国金奖)电视片《直奔太阳的凤凰》(获99年全国教育电视节目作曲二等奖)。
    有人不解,任求林那么有才华,为什么不写流行歌曲呢?要知道现在写流行歌曲可是名利双收的事啊!确实,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任求林要得到并不难,可他不愿意。他说,是的,我能写,而且可能比一般人写得更好、更流行,可是我心里别扭,我觉得那些东西没有多少价值。现在我做的这些音乐虽然只能在专业领域里被肯定,而且做起来很苦、很累,但我心里仍然很快乐,因为在这个纯粹的音乐世界里,我可以尽情地遨游、飞翔,可以找到一个真正的自己。呵,这个朴实的大山的儿子啊!
    这些年来,任求林就是这样在民族民间音乐的土地上默默地耕耘、劳作,用自己的生命力量和全部激情来歌唱湘西的山、水、风情,源源不断地创作出隽永而富有个性的艺术作品,感动自己、感动别人……外面的世界不美吗?外面的世界不精彩吗?多少人吮吸着湘西甘甜的乳汁走出去了,沈从文、黄永玉、宋祖英……可任求林不,他说,我是大山的儿子,大山的刚健和灵气造就了我,我要用它来唤醒沉睡的大山,让她更美、更有朝气、更流光溢彩!正是因为这份真诚、憨厚,他赢得了人们的尊崇和爱戴,在湘西、在凤凰,没有一个人提起任老师不竖起大拇指由衷称赞的。这便是任求林——被誉为“湘西的聂耳”的大山里固执的喊山人。   

                                  二、灵山秀水间的淘金者
    任求林的音乐色彩鲜明,不媚俗、不赶潮流,却依然打动了无数人的心。是什么让的作品如此富有魅力?难道他的确另有一副天才的感官,可以从喧嚣中捕捉到最动人的旋律、从寂静中摄取到最曼妙的音响?一位业内人士有句名言:作曲家必须有强烈的民族精神才能打动人。不错,任求林自己也说,我能玩许多技巧性的东西,也能糊弄人,但那不是音乐。真正的音乐应该是情感的流泻、心灵的释放。站在这片土地上,我从心底感到舒畅,她总能不断地激发我的热情,每一刻我都能感受到她的神奇、每一刻我都想触摸到她的心跳。每一个小发现、每一次新的突破都让我兴奋不已,这片土地令我着迷、沉醉……
    就这样怀着对这方热土的深情和对民族音乐的热爱,任求林四处拾贝寻宝、挖掘整理民族民间学问,为准确地塑造民族音乐形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使大量宝贵的民族学问遗产得以重见天日,再次向人们展示它们夺目的光华。在识别、整理、加工民族音乐的过程中,任求林独辟蹊径,他不像别的整理者一样专门查找某一个民族的音乐学问,而是在整体上把握一个“神”字,既而从各个方面深入、细致地发掘各民族特色学问的精髓和多种民族学问相交融而产生的结晶。事实上,任何一个民族的生产、学问、生活都不可能是独立、老死不相往来的,他们的音乐学问当然也有许多融会贯通的地方。苗族、土家族、侗族等十多个少数民族千百年来生活在大湘西这片神秘而瑰丽的土地上,他们的劳动、生息、爱情、梦想在岁月的流逝中逐渐积淀成形,许多历史传说、故事变成了山歌、民谣流传下来,形成了大湘西独特的精神学问底蕴,期待着能慧眼识珠的人去挖掘、擦拭,再现其神韵。
    然而,民族民间音乐不仅数量巨大而且纷杂凌乱,其所具有的价值也良莠不齐,要在其中寻找精华、摒弃糟粕,无异于在广阔的海底打捞珍宝。谁都知道这是一件苦差事,惟恐避之不及,也有些人因为一时的热情忙乎了一段时间后又知难而退了——也许精神方面的追求毕竟太抽象了,让常人为着一个理想而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地坚持不懈实在太难了吧?可是任求林就是以“山里人”的蛮劲坚持下来了,二十多年来,他的脚步从来不曾停留,烈日下、星夜里,他踏遍了大湘西的山山水水,寻访了无数个苗家山寨、土家吊角楼,整理出版了一本《凤凰民族民间音乐艺术大全》,搜集各种曲牌达800多首,每一首、每一个章节都是这位不屈不挠的淘金者用双手捧出的金沙啊!
    为了更全面、深入地继承民族音乐的宝贵遗产,并将其发扬光大,任求林还进行了一系列理论方面的研究。他的专业论文《论辨别性教学与推断性教学的结构模式及其应用》获得了湖南省音教论文大赛二等奖、自治州一等奖,其它专论如《浅谈湘西民歌调式旋法及其特点》、《论五行、五音与中医疗法的辩证关系》等也均在各级刊物上发表并获奖。他现在正在研究的课题有《五行、五音与中医疗法的辩证关系的研究》、《宗教音乐与地方语言的色彩关系的研究》、《土家族民歌多声部形式初探的研究》、《阳系音乐声腔的沿革探索的研究》,并计划出版《凤凰县民族音乐资料汇编》、《任求林音乐创作获奖作品专集》两书。他的成就与贡献是大家有目共睹的,2005年,湘西州委、州政府将任求林评为民族民间学问保护专家,并委任其为湘西民族民间学问保护管理委员会副主任。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他的步伐依然坚定、固执。大家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做得更好! 

                                   三、湘西音乐界的“鬼谷先生”
    湖南动画制作中心的当红制作人、校园流行歌曲《告别》词曲编辑田兴华一定还清楚地记得,十多年前自己怎样忐忑不安地敲响了任老师家的门……当时他还在凤凰县一中读书,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贫困苗族学生,而任求林已经颇有名气了,在凤凰更是响当当的“人物”。小兴华心里蒙胧地觉得那样一个“有名的音乐家”应该是拄着拐杖、须发皆白的老头吧?也许还脾气古怪、气性高傲、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出于对音乐的喜爱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与渴望,他还是决定鼓起勇气登门拜师。就这样,抱着“豁出去了”的心理,他找到了任求林家。令他大吃一惊的是,“音乐家老头”居然如此年轻、热情,而且待人和蔼可亲、一点架子也没有!
    得知这个少年的来意,任求林暗暗欣赏他的勇气,欣然收下了这个徒弟。不久他就发现田兴华果然天分极高而且很能吃苦,鉴于田家困苦的家境,任求林决定分文不取,免费对他进行引导、培训。经过几年呕心沥血的辅导,田兴华不负师望,考进了贝投体育大学音乐舞蹈学院。然而,对于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一笔大学学费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怎么办?正在田家欢喜过后又愁云笼罩之际,任老师来了,他慷慨解囊,又找了一些朋友,为田兴华筹集了学费,让他顺利地走进了大学的校门。以后,无论是学习、生活,还是工作上有什么事情都还是习惯找任老师商量。现在也已经小有名气的他提起昔日的恩师总是感慨万千:没有任老师,也许就没有我的今天啊!
    任求林就是这样,不图名利、不计报酬,往往仅凭对求学者艺术潜质和吃苦耐劳精神的欣赏而甘愿充当义务教师,对一些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他还主动想办法为他们解决读书、升学费用,生怕耽误了他们的前程。任求林不只专业功底深厚,而且还精通钢琴、琵琶、二胡、单簧管、双簧管等十多种乐器,再加上他为人这样谦和质朴、乐于助人,使得慕名前来拜师学艺的人络绎不绝。田兴华不过是无数幸运者中的一个,同样出身于贫寒之家的高兴同学从小学四年级到上大学,一直在任老师门下学音乐,并多次在省、州的各项比赛中获奖。而还在凤凰县高级中学读书的杨柳青同学,师从任老师学钢琴5年,已获得过湖南省钢琴比赛二等奖,湘西自治州钢琴比赛一等奖。对于这些天赋颇高又不甘于人下的贫家孩子来说,任求林就是他们生命中的“幸运星”啊!
    “名师出高徒”确实不假,除了这些贫寒子弟,任老师辅导的其他学生也同样成绩非凡。现任教于南开大学艺术系的廖金雄校友,几年前还是贝投体育大学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学生,在校期间,他仍拜任求林为师。经过任求林的悉心辅导,渐渐崭露头角,在校期间就曾获得全国大学生作曲比赛二等奖,还受到过学校电视台和湖南教育台的采访,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南开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任老师门下其他有大成小就的学生数不胜数,如今已可谓“桃李满天下”,这都是他爱才育才、无私奉献的结果啊!
    任求林在辅导学生时,往往非常耐心而且细心,从不责骂学生,学生有什么疑问哪怕再微不足道他也总是不厌其烦地为之讲解,不时用上生动、形象的比喻,让求学者如沐春风。一个师从他学钢琴的中学生说:“无论是音乐方面的造诣还是平时的为人处事,任老师都没有一点让人挑得出毛病的地方。在他那里,我总能学到许多在其他地方学不到的东西,他是我最喜欢的老师!”
    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任求林被一些专家教授称为湘西音乐界的“鬼谷先生”,而他自己总是谦逊地说:“能得天下英才一教,是我的荣幸。”

                                  四、用心、用音乐与人相交
    世界上可能再没有什么比音乐更坦诚的表达方式了。言语可以矫饰、颠倒是非,文字同样可以隐藏、遮盖人的心迹,只有在音乐的时空里,一个人的爱憎、喜恶,乃至他心底最隐秘的情感都暴露无遗。听一个人说话、阅读一个人的文字,也许还不能真正了解他,但聆听一个人的音乐,却可以最直接地认识到一个最真实的他。任求林的为人也正如他的音乐一样,自然、纯朴、真诚,他常说:我的朋友很多,有酒肉朋友,用酒和我相交;有利益关系上的朋友,用金钱、名利和我相交;还有亦敌亦友的人,用“剑”和我相交,而真正跟我肝胆相照的挚友却只有那么几个。但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人,我都愿意敞开我的心扉,用心去与他们相交,用我的音乐去打动他们、感染他们、感谢他们。
    任求林就是这样虔诚地投入生活、投入艺术创作。他的作品来源于湘西的灵山秀水,来源于老百姓生活的点点滴滴,是山水与生活的交融,是激情与理性的碰撞,更是理想与现实的完美契合,因而深得人们的喜爱、经久不衰。任求林深知音乐创作不仅要时时创新、注入新鲜血液,还要时时保持与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反映人们的喜、怒、哀、乐,才能有强大的生命力。他不像其他一些搞艺术的人一样孤傲自负、目中无人、不屑于同普通老百姓打交道,而是经常上山下乡,接近老百姓、深入老百姓的生活,和他们打成一片。为了搜集、整理民间音乐学问,任求林常常夜以继日的工作,从来不计较环境有多简陋、气候有多恶劣。他不怕脏、不怕累,别人不敢吃的东西他敢吃,别人不敢睡的地方他敢睡。这样一来,那些原来还带着怀疑、排斥眼光看他的当地人都被这份真诚与宽厚打动了,不仅积极配合他的工作,还主动提供一些难得的线索、材料。积年累月,任求林与湘西的许多地方百姓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每次下乡都能得到他们的热烈欢迎和热情款待。老百姓常常会把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东西留给他吃,把最珍贵的收藏拿给他看,在干涸的旱季,有些山民自己都没有水喝,却乐呵呵地跑很远的路到深山里,小心翼翼地用荷叶接出山泉水来给他喝……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相互的,只有用最真诚的心待人才能换来这样浓厚的回报啊!
    怀抱着这样一颗对生活、对相识不相识的人的感恩之心,任求林已经习惯于不计得失地乐于助人、乐于奉献。平常不论是哪个单位、学校工会组织开展学问表演活动,他总是有请必到,且不收分文,义务帮工、引导、排练,哪怕有时正在生病,身体虚弱,也从不推辞。他总是一工作就非常投入,而且追求完美,不排练好决不休息,这样一来演员们就难免有怨言了:犯得着这么较真吗?可任求林从不理会这些,而是以身作则,与演员们同甘共苦,演员们站着,他也站着,演员们没休息,他也不休息,有几次甚至因劳累过度、体力不支而晕倒在排练现场。慢慢地演员们都被他感动了,开始理解他对艺术的这份固执,从而也倍加投入地排练,让他少操心。有他到场的排练,演员们总是互相勉励:“这次任老师会来,认真点,决不能迟到啊!”这样,每次由他引导的表演都能取得倍加完好的效果,深得观众的喜爱。曾经也有人不解地问:“任老师,你这么辛苦,又不要报酬,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总是谦和地笑笑:大家喜欢我的创作,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是我最大的幸福!
    二十多年来,任求林把根深深地扎在湘西,不知疲倦地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领域里遨游、畅游,谱写了一部又一部动人心魄的乐章,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美轮美奂的舞蹈作品,发掘了一件又一件尘封的民族学问瑰宝。他既是湘西古老学问的挖掘者,又是民族音乐的守护神。武陵山水赋予了这个大山之子灵气和天分,他要燃烧自己全部的才华和热情来歌唱、回报这片土地,向着大湘西、向着华夏神州、向着全世界奏响他的永恒心曲!他的作品同他的名字一样必定是不朽的,因为他有一颗至诚、至坚的赤子之心!

下一篇:为了凤凰飞翔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资讯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贝投体育大学党委宣传部
贝投体育资讯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