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贝投体育大学资讯网 -> 首页 -> 深度报道 -> 内容阅读

有一种精神叫固执

编辑:张明华等  来源:贝投体育官网  时间:2006-12-06  点击:
     校友概况:宛庆丰,一九八三年毕业于贝投体育化学系,历任过泸溪县的小章乡党委书记、泸溪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永顺县委组织部部长、花垣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等职,现任中共花垣县委副书记、县长。宛庆丰在为官一方时,工作上总是殚精竭虑,宵衣旰食,他爱民如子,心里时刻装着人民群众的利益。在担任县委组织部长、县长等要职时心里时刻警钟长鸣,“正直才能无私,无私才能无畏”这句口头禅正是他清正廉洁,正气凛然的写照。2002年底他主持花垣县政府工作时,正是该县矿厂猛增,环境大受污染之时。上任伊始,他首先想到的不是经济会不会滑坡,自己的“政绩”会不会受影响,而是要竭尽全力保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存环境。他顶住重重压力,毫不手软大刀阔斧地对污染严重的矿厂进行关停整顿,使得花垣县的环保老大难问题得到了根本的解决,结果经济不仅没有滑坡,反而高速增长。翻开花垣县发展史,2003年,花垣县GDP增长达12.6%,速度位列全州第一,2004年进入全国县域经济提升速度最快的百县市行列,位居第27位,2005年财税收入达到3.2亿元,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提升速度居全省之首,这一切都和宛庆丰校友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为官二十年,宛庆丰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在群众的心里树起了一座丰碑。

    一向口碑甚佳的宛庆丰在换届选举中竟然落选了,此事在花垣县乃至湘西自治州掀起轩然大波。此时是2002年12月13日,离他到花垣任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不到两个月时间。
    长期以来,中国民间流行着这样两句话,代表着老百姓对“官场”的看法:老百姓喜欢当官的不一定喜欢,当官的喜欢老百姓不一定喜欢。可宛庆丰又是个例外,既是老百姓喜欢的干部,也是深受组织上信任的干部,偏偏在关键时刻因他刚来花垣不久,群众对他尚未了解而落选了。
    委屈,失落,欲哭无泪。长期从事基层工作的他,又一次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彻夜难眠,思绪万千。回想自己近二十年来的从政经历,他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一
    1983年,年仅21岁的宛庆丰从贝投体育大学化学系毕业,以“第三梯队”的身份被组织选派到泸溪县兴隆场公社工作,任党委委员。对于这位身材高大,戴着眼镜,看起来有几分斯文的大学生,大家最初并不怎么看好。有的说,学生娃子,动动脑子,耍耍嘴皮子可以,要挑重担,难。有的甚至断言,城里来的大学生,能在山窝里呆几年就阿弥陀佛了。
    兴隆场镇确实偏远,重峦叠嶂,离县城有50多公里。但宛庆丰一分配到这里,就下决心沉下去和群众打成一片。
    几个月下来,宛庆丰皮肤晒得黝黑黝黑,不论是田间地头,还是蓝球场上,他都是一个好劳动力,一员猛将,一扫“斯文”模样,使人们对他开始刮目相看。
    1986年初,23岁的宛庆丰成了当时泸溪县最年轻的乡党委书记。他任职的小章乡虽然离县城比兴隆场镇近了12公里,但社情比兴隆场镇更为复杂,经济比兴隆场镇更为落后。
    作为一乡的年轻掌舵人,宛庆丰觉得肩上的担子十分沉重。
    当时小章乡面临着两大难题需要破解。
    一个是电。当时除乡政府所在地靠柴油发电机发电外,所有村都没有通电,群众的照明靠煤油,有些甚至点桐油灯,烧枞膏油。另一个是经济。当时小章乡的经济基础十分薄弱,人均旱涝保收田不足0.2亩,群众生活依然十分困苦。
    初生牛犊不畏虎。年轻的宛庆丰不信这个难。
    小章乡山高路陡,通电线路长、投资大、工程量也大,加上大山的封闭,群众十分贫穷,思想认识跟不上来,电杆拖到公路边了,可是要群众出义务工抬电杆却组织不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他带领干部走村串寨,做群众思想工作,并号召乡村干部要带头做表率。
    第二天,他亲自带头抬电杆,因为他个子最高,受力最重,沉重的电杆压得他肩上磨脱了一层皮,可他毫不在乎,整天战斗在工地上。群众看在眼里,感动了,说,书记都在为大家抬电杆,大家还等什么呢?于是,大家纷纷来到工地,田野里到处响起抬电杆的吆喝声。电通了,群众看着明亮的电灯,又看看疲惫不堪的年轻书记,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村寨的电拉通了,洞上、地回陇两个林场建立起来了,从来没有集贸市场的小章也有了自己的集贸市场。小章发生了大变化。
    在小章乡发展农业经济困难不小。年轻的乡党委书记顶住了来自各方的压力,把发展劳务经济作为小章群众增收致富的首选目标。
    这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不仅是生产理论的创新,也是生产实践的创举。
    2005年10月的一天,宛庆丰路过泸溪时故地重游,驱车来到小章乡。汽车一进入小章,眼前的景色令他惊讶不已。三四层甚至四五层的漂亮洋楼掩映在绿树翠竹丛中,雪白的、粉红的、鹅黄色的外墙,在这山野中格外显眼。尤其是楼房的式样和空间设计,比城里的商品房还要漂亮实用。乡里的群众看到宛书记回来了,一个个围上来,问这问那,都夸宛书记带领他们搞劳务经济,脱贫致富了。现在的小章乡劳务输出已成品牌,常年在外的有5500人左右,在家的青壮年劳力不到总人口的8%,仅存在小章乡信用社的农民存款就有2000多万元,人均存款为1500元。群众还说,去年一老伯家盖新房,挖地基时挖出一个瓦罐,里面快要霉烂的现金竟有8万余元。农民章德岩满怀深情地说,要是没有当年的宛书记啊,大家连炒菜的盐都买不起。
    1989年,宛庆丰调往泸溪县委宣传部,任副部长,主管资讯宣传。当时泸溪的宣传报道在州里排不上号。为了把工作抓上去,他带领资讯组的同志深入采访,并亲自写稿。于是,办公室里有他连夜赶稿的身影,报刊上经常可以看到他所采写的重点报道。有一年泸溪大旱,他在采访中了解到,在这抗旱救灾的紧要关头,一些人却把上级给的抗旱用油指标倒卖了,而天天对下面说,今天油会到,可就是没到,害得农民天天排队等油,出现了围攻乡政府骂娘的激愤场面。通过细致了解,宛庆丰以《柴油下不来,农民急得哭》为题写了篇来信,刊发后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及时解决了农民群众买油难抗旱难的问题。
    还有一次,上级部门为了整顿林业秩序,下发明传电报,严令林业部门在整顿期间不得外出,但地区林业系统却视而不见,下发明传,组织林业部门外出考察。通过调查了解,宛庆丰以《两份明传说明了什么》为题写了份内参,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田纪云同志也亲笔作了批示。
    这两件事据说在当时曾掀起了巨大波澜,个别当权者把宛庆丰恨得不得了,指示公安部门开着警车上门找他“谈思想”,施加压力。知情人说,它反映了一个共产党员实事求是的态度和为群众鼓与呼的胆识,但对于宛庆丰个人而言,对他今后的仕途却产生了负面影响。宛庆丰却说得很实在,为老百姓说话办事,没什么可怕的,付出所有都是值得的。

                            二
    2002年10月,组织决定调宛庆丰到花垣县任县委副书记并主持县人民政府工作。花垣对宛庆丰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他的母亲便是花垣茶峒镇人。茶峒镇又名 “边城”,因沈从文先生著名作品《边城》以此为原型而闻名。从小,宛庆丰就随父母多次到外婆家,到翠翠岛嬉戏玩耍,到清水江捕鱼捞虾。就象外婆的澎湖湾一样,给他留下美好的记忆。
    而1998年8月的一次车祸,使得他对花垣的记忆更加深刻。
    时任永顺县委常委、县委组织部长的他从永顺经花垣到吉首,向州委组织部上报乡镇换届工作方案,经花垣县麻栗场一拐弯路段时,对面一辆三菱吉普车严重占线,撞到他们所乘的桑塔纳轿车,致使他车上五人全部受伤,而坐前排附驾位置的他,伤势尤为严重。车祸发生后,过路的车辆和当地群众争相抢救伤员,使他感动不已。事故发生后,尽管疼痛难忍,自己几乎晕厥过去,但他首先想到的是救治其他伤员;在去医院的途中,组织部干部滕树先支撑不住,闭上眼睛,稍懂得一点医学常识的宛庆丰呼喊他的名字,要他挺住,决不能睡着。在医院门诊,他一再坚持让其他的同志先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他受得伤最重,腿骨折断,身上多处受伤,至今还留下累累伤痕,每到天气变化前还隐隐作痛。
    几年前的伤痕犹在,而今又在花垣的选举中落选,宛庆丰的压力可想而知。有人担心他会倒下去,但熟悉他的人知道,宛庆丰是个固执的硬汉,越是艰难险阻,他越会勇往直前!
    宛庆丰知道,他所工作过的泸溪、永顺的群众了解他,但他刚来花垣不久,花垣群众并不了解他。湘西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区,自古以来,是中国最复杂的地区之一。在选举中不可避免地会有地域的因素、民族的因素,加上其它一些人为因素的影响,所以才有了这种结果。
    宛庆丰更明白,要想让花垣群众了解自己,就要做一番事业让群众看看,金杯银杯不如群众口碑。干出实实在在的政绩才能赢得群众的好感。
    第二天,人们发现,宛庆丰象往常一样带着有关部门负责人深入到团结镇矿山检查安全生产去了。
    花垣曾有“东方锰都”之称,境内的锰矿储藏量十分丰富,连同周边的秀山、松桃,锰储量居亚洲第二位。长期以来,因开矿有利可图,各方势力纷纷上马,矿山管理十分混乱,搞得不好就会酿成惨祸。又因为利益趋动,各乡镇、企业甚至村都互相设卡,收取费用,经常发生闯关打架事件。新一任县委政府认识到,不彻底整治矿山,就无法保持一方安宁,因此县委政府通过调查研究,出台了整治矿山的一系列措施。作为具体实施者,宛庆丰三天两天往矿山跑,撤销了一些关卡,由县里统一设卡收取税费,并将一些矿山安全措施落实到位,使矿山整治取得明显成效。
    山上的问题刚解决,山下的问题又暴露出来,那就是工厂的环境污染问题。宛庆丰在调研中得知某选厂建在城区内,多年来一直利用晚上偷偷生产,把废水和废渣偷偷直排进穿城而过的小河中。执法部门碍于该厂是县某部门的招商引资项目,该企业的女老板又神通广大,多次下发了停产整顿通知都未能实行到位。宛庆丰态度十分坚决,招商引资也不能以损害群众利益为代价,指示环保部门申请法院强制实行关停。当时,一些部门的领导打电话过来,要宛庆丰放一马。凌晨三时,该厂的女老板也来了电话,言语暧昧地请求关照。第二天一早,宛庆丰亲临实行现场,说了一句全县人民为之鼓掌的话:遵章守法生产可以,危害群众利益,坚决不行!硬是将该厂生产关停下来。
    2003年6月28日,宛庆丰县长一行人先是乘坐农用车从民乐镇到两河乡,然后冒着酷暑徒步4个多小时,到了花垣最偏远的两河乡牛星村,当他了解到老百姓杀一头猪,抬下山卖,仅费用就去了近半边猪;了解到老百姓生病抬下山因时间拖得太长而无法抢救时,他深深地被震撼了,下决心要修通进村公路。在他的亲自协调安排下,牛星村通村公路建设就投入资金达120多万元,成为花垣通村公路单项投资最大的工程。当2005年12月1日宛庆丰县长一行第一次趋车到达牛星村山顶时,纯朴的苗族人民噙着眼泪,唱起苗歌表达无限感激之情。这一年,花垣县成为全州第一个村村通公路的县。
    2003年,花垣扭转了2002年经济增长下滑的局面,GDP增长达12.6%,速度位列全州第一,社会各项事业呈现加快发展的势头。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群众对落选的代县长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在2003年12月花垣县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人大代表投出了信任而庄严的一票,宛庆丰以高票当选花垣县人民政府县长。回想起这段经历,他深有感慨地说,一时的挫折,对人是一种考验。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领导干部,更要正确对待群众,有一种平静的心态,宽广的胸怀,才能经得起挫折的考验,才能赢得老百姓的认可。

                             三
    基层工作难,难就难在抓落实,宛庆丰就是一个抓落实的人。为抓落实,敢于碰硬,为抓落实,六亲不认,铁面无私。
    1999年,永顺县计划生育工作被全省重管,2000年他受命抓计划生育工作。为了扭转工作被动局面,他选择了最硬的,多年来未啃动的骨头,即干部职工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超生的问题作为突破口,尽管在工作中遇到了很多阻力,甚至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胁,但他硬是敢于坚持原则,查处了80多名干部职工,其中根据处罚条款辞退和解雇62名干部职工,改变了过去只敢抓穿草鞋的,不敢抓穿皮鞋的工作状况,当年计划生育工作就跃入了全省一类县行列。
    花垣县猫儿乡境内有一个1996年建立的浮选企业,当时由于社会整体对环保认识的不足,企业建在了饮用水源保护区上游。2004年,连年的生产使得尾砂库爆满外溢。宛庆丰在下乡检查时发现了这一情况,当即指示有关部门切断了水源和电源,并由环保部门下发了停产关闭的通知。该厂的老板在花垣是个“人物”,先是来软的,宛庆丰不为所动,后是来硬的,竟直接打电话威胁,宛庆丰更不为所动。周边群众看到困扰他们多年的饮水污染问题得以解决,竟商量着要送一面锦旗给为他们做主的县长,被宛庆丰婉言谢绝了,他说,这是大家应该做的,做得还很不够,对不起大家。
    2004年,在花垣县城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突然冒出三家涉锰企业,正要实施停产关闭措施之时,说情的又来了,并且其中还有宛庆丰的老同事老领导,这些老同事老领导并不完全了解这些企业污染对花垣的危害程度,宛庆丰耐心地向他们说明,强调关闭的理由,最后,这三家涉锰企业还是依法关闭了。
    以前,受“先发展、后治理,先上车、后买票,先温饱、后环保”的历史局限性制约,花垣县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环境污染问题日趋严重,虽然采取了一定的治理措施,但总是没能彻底治理。加之花垣上游重庆秀山县和贵州松桃县大上电解锰企业,造成新的污染,形成了“锰三角”严重污染区。当时的重灾地区花垣浮桥一带,水黑得像酱油,淤泥黑得像煤炭。时任自治州州长的武吉海形象地说,要是一块欧米茄手表掉进花垣河里,捡上来我都不敢要了。2005年,“锰三角”地区环境污染问题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高度关注,胡锦涛总书记、曾培炎副总理分别作了批示,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专门实地核查并协调湘黔渝三省市制定了整治方案。面对这一形势,以宛庆丰为首的花垣县政府一班人认识到,再也不能走牺牲环境和老百姓利益来换取一时经济增速的老路,哪怕牺牲当前利益和经济发展速度,也要痛下决心治理好污染,实现先治污后发展,从而实现又快又好的发展。为抓好锰污染整治,宛庆丰亲自组织起草整治方案,十余次带队到相关企业督查。但在整治初期,由于一些企业认识不到位,治理进度不理想。随着国家环保总局制定的23条验收标准的出台,宛庆丰意识到,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花垣的锰污染治理将面临十分被动的局面,今后的发展也必将受到严重影响。为此,在他的亲自主持下,县里修改了整治行动方案,将全县18家涉锰企业中8家停产治理、10家限期治理改为全部停产治理,并亲自督促企业对照23项验收要求逐一整改落实。一系列措施,使花垣县的整治工作走到了“锰三角”地区治理污染的最前列,受到国家环保总局的肯定。到2006年初,花垣县的涉锰企业全部通过了州、省环保部门的验收,实现了企业的清洁达标生产,清水江水质达到了国控标准,赢得了城乡群众的高度赞扬。

                            四
    宛庆丰出生城市平民,幼年的贫寒家境使他从小就体验到人情冷暖,而在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更使他较早地承担起一种责任。一次差点溺水亡身、一次上山砍柴从树上摔下来昏死的经历,使他对整个社会充满感恩和报效之情。
    那是在他11岁时,一次下峒河游泳中因河水陡涨,水流湍急,他不幸被卷入漩涡,几番挣扎而无力挣脱,眼看将卷入水底。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位路人奋不顾身,跳入激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奄奄一息的他抢救上岸,然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母亲闻讯赶来,要小庆丰跪着,对恩人走去的方向连磕三个响头,一边哭着教育孩子,这个世界好人多,以后一定要报恩呀!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也许就是这些经历,使他比别的孩子早熟。在家里,他带好弟弟妹妹,是个好哥哥;在学校,他一直是班干部,当过班长和学生会干部,在大学时,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加工作后,他更是勇于承担责任,将一点一滴的关怀和爱心洒在群众身上。
    2000年6月,连月的艳阳天已把大地晒成了个大蒸笼,蒸腾的热气带走了地表水,永顺全境陷入了空前的旱灾之中。
    一辆吉普车行驶在去万福乡的公路上。尘土狼烟般在车后扬起,车内的人早已汗如雨下。时任永顺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宛庆丰就在车内,浑身被汗水湿透的他正和随行人员讨论着全县的旱情,商量着如何把旱灾的损失降到最低。
    车在万福乡政府停了下来。看着宛部长一身大汗,乡领导一边汇报旱情一边叫一个干部去溪沟里背一桶凉水来洗脸。包括宛庆丰在内的所有县里干部谁也没有料到,这一桶水竟让他们等了近一个小时。
    面对着仿佛刚从烤箱里逃出来的背水干部和面前那一桶清水,宛庆丰明白了一切。他没有动木桶里的一滴水,手一挥,就带着大家出了门。在当地干部和群众的带领下,宛庆丰顶着烈日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查看,遗憾的是,就近几个地方的水源早已枯竭,黑洞洞的泉眼如一只只凝视的眼睛,而乡干部刚才挑上来的溪水,却在陡峭的深不可测的峡谷之下。当地干部和农民都说,万福乡找水,难于上青天。但宛庆丰说,只要把群众当成自己的亲人,再难的事也难不倒大家。终于,按照当地干部和群众提供的线索,太阳下山之时,他们在山的另一侧找到了正汩汩涌动的清泉。
    后来,宛庆丰多次来到万福乡。和邻村协调水源,他做工作;水利局的同志测量水管架设线路,他带队;饮水工程需要资金,他协调;水管架设工程的质量,他过问。2001年5月,当又一个旱季就要来临时,万福乡5000多群众再也不为饮水发愁了。据说,许多人家还保留着当年背水的木桶,唯一目的就是要让后代记住,他们之所以不再用木桶,全是因为党的干部好,为他们解决了饮水的难题。
    1998年5月,无情的洪水进入了永顺县城,凌晨3点多钟,接到防汛指挥部电话,他立即翻身下床赶赴自己的防汛责任区。当洪水到来将被水围困时,个别领导坐小车一溜烟地走了,他毅然决然地留下来,现场组织疏散和抢救群众。
    1998年11月,永顺县正在进行乡镇党委换届选举,而当时宛庆丰因车祸断了的腿没有完全康复,还拄着拐杖。一天晚上11点多钟,他接到一个电话,说万民乡党代会代表今天已报到,明天就要开会了,而党委书记候选人临阵不想干了。“这还了得”,他顾不上自己腿上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马上找了一辆吉普车,于深夜2点多钟赶到万民乡做工作,终于在凌晨5点多钟东方泛白时妥善处理了这一事件,万民乡党委换届选举顺利进行。事后,他说,自己一知道情况后,就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驱使自己马上赶去处理问题,否则就无法向组织交代,无法向人民交代。
    2002年7月,永茂镇桌福村发生严重山体滑坡,他第一个赶到现场看望受灾群众。当他坐在被泥石流埋齐房顶的沙石上开群众会时,眼泪像断了线一样流了下来,边掉眼泪边鼓励群众要相信党和政府,增强抗灾信心,开展生产自救,重建家园。
    为了群众利益,宛庆丰是忘我地工作。他每天从早忙到晚,睡眠仅五六个小时,却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精力,始终倾注着极大的热情,对工作是无愧的,对同志是无愧的,然而,对家庭却是有愧的。
    2002年春节年三十,当新年的钟声快敲响时,宛庆丰接到了时任永顺县公安局局长张自政从官坝乡打来的贺年电话。当时,宛庆丰感到吃惊,对张自政说:我不是叫你腊月二十六日撤回来让干警过年吗?张自政说:感谢领导关心,大家正在清理破案线索,停下来怕断了。大年初一清晨,宛庆丰从吉首驱车6个多小时直奔永顺官坝乡去慰问干警,干警们被深深地感动了,而他的家人当时对此很有意见,宛庆丰对她说:“没有干警和大家的辛劳,就没有老百姓的平安年。”
    宛庆丰当了花垣县的县长后,按常规理解,一县之长,管管宏观就行了,没有必要事无巨细亲自过问,但宛庆丰不这样,对群众的深厚感情,使得他时时关注民生,时时倾听民声,时时把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每次下乡回来,他不是处理群众来信,就是浏览一下花垣社区网络。花垣小学门前小贩占道经营问题、边城广场噪音扰民问题、主要街道卫生问题、三岔路居民收购牲畜骨头污染环境问题,小街小巷行路难问题等都是他从群众来信和网络上得到讯息后予以解决的。难能可贵的是,宛县长的手机全天24小时开机,手机号码就只一个,无秘密可言,随时接受群众的来电询问,随时解答和解决群众的问题,一些群众看到自己提出的难题解决了,自豪地在网上发贴,说现在的花垣县委县政府真是和群众一条心。
    2006年春季开学,一封群众来信让宛庆丰极为震怒。花垣县吉卫民中无视县里的三令五申,搭车收费和变相收费达4.3万多元,引起了群众的不满。宛庆丰当即派教育部门进行调查,但未查出问题。随后,宛庆丰亲自深入到村寨,从学生和家长入手调查,终于把乱收费的名目和金额查了个水落石出,他这种为了老百姓利益而深入细致,追根寻底,不弄清事情真相绝不罢休的作风,让县教育局负责调查的同志叹服不已。为了杜绝学校乱收费现象,他要求教育部门要召开群众大会退赔,但教育部门领导怕因此影响形象,不愿召开退赔会。他对教育部门负责人说:里子都没有了,还讲什么面子。你们不愿开会,我政府来开,看哪个的面子大些!后来,他亲自参加退赔大会,在会上,他深情地对群众说,在政策惠农、各业支农的今天,出现这样令人痛心的事情,是我这个县长没有当好;大家干任何事情,都要以对群众深厚的感情作为基础,只有这样,群众的困难和问题才不会放过,一查到底直到彻底解决好为止。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从此以后花垣各学校的乱收费现象从根本上得到了收敛。
    2004年的一天,一封求助信送到了宛庆丰县长的手上。来信的是正在衡阳师院就读的一名学生,名叫邱春美,系花垣县龙潭镇张匹马村人,因家庭经济困难,她暑假春节都不回家而去打工挣学费,但仍因凑不齐学费而面临着退学。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也抱着对自己未来的希翼,她向宛庆丰县长写了这封求助信。绝不能让任何一个学生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去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读了来信后,宛庆丰县长当即签批,要求县教育局和县民政局进行调查,如情况属实,给予适当救助。邱春美的读书问题解决了,自那时起,每到假期,县民政局都要收到邱春美送来的一包花生甚至蒸熟的红薯等,县政府办公室则会收到一包邱春美送给宛庆丰县长的一包茶叶,她说,这些东西虽然不值多少钱,但却代表了她对好心人的深深感激之情。
    2006年3月,宛庆丰接到群众反映,猫儿乡太阳山村有一名精神病患者,名叫吴千金,18岁,就读于州财校,姐姐患有精神病,父母先后亡故,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她自己也患上了精神病,生活不能自理,时常光着身子在外游荡,下身感染溃烂,惨不忍睹。得知这一情况后,宛县长马上责成县民政局马上将吴千金送到州荣复医院进行免费治疗,其亲属做梦也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好的人。为体现对精神病患者的关心,从2006年起,花垣县对全县精神病患者实行了免费供药。

                            五
    花垣因为出锰矿和铅锌矿,便衍生出无数大大小小的矿老板。这些老板,大则身价过亿,小则家资数百万,出入名车,出手阔绰。为了把企业做大,都需寻求保护,得到县领导的支撑。宛庆丰到花垣后,这些矿老板趋之若鹜,想方设法同他接触,有些甚至利用过年过节的机会,贿以重金。宛庆丰铁面无情,将这些都退了回去。他对送钱送物者讲,你们发展工业,振兴花垣经济,只要你守法经营,政府支撑都是应该的,没有必要送钱送物,共产党的干部,如果接受你们的馈赠,岂不成了贪官?你们这不是把大家往牢房里推?钱物一律退回。有些老板给县长汇报完工作后,故意留下一个皮包或信封,里面装的是硬扎扎的人民币。宛庆丰发现后,要秘书给送礼者打电话,请他将钱取回去。送钱者见事情已公开,只得悄悄来将钱取走。宛庆丰还常对身边工作人员讲,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受了人家的好处,就被别人牵住,哪有公心为群众办事。正直才能无私,无私才能无畏。
    花垣的经济这几年上来了,有人说,花垣的领导好当,有钱用,好办事。宛庆丰却不这样看。花垣已开矿二十多年了,以前无序开采,留下的安全隐患不是一年半载能整治得好的,居安要思危,每到刮风下雨,他常常夜不能寐,打电话或亲自上矿山指挥安全抢险,责任重于泰山啊!个中滋味只有宛庆丰自己知道,外人又怎能明白?
    再看看宛庆丰的这个家。
    宛庆丰一家三口至今仍住在州农行宿舍区一套六十多平方米的房子里。1996年,宛庆丰在福建挂职时,家里因不小心还烧过一把火,将家中的物件烧得差不多了。宛庆丰回来后叫来几个朋友,自己动手将熏黑的墙壁刷白,又住了进去。到过宛庆丰家的人都感叹,这哪象是一个县长的家!
    宛庆丰的父母住在州收容站一套五十多平方米的宿舍里,简陋得近乎寒酸,七十多岁的老父母每天在院子里垦荒种菜,种的菜多了,自家吃不了,母亲便经常挑着一担菜到贝投师院附小门口去卖。有时遇见熟人,顺便送上一把。有人对她说,老伯娘,你儿子都当县长了,你还卖菜,不怕出你儿子的丑。老人家说,当县长也要穿衣吃饭,我卖点菜,劳动所得,又能锻炼身体,有什么不好?就是这个不平凡的母亲,从小对孩子管教甚严,每次儿子回来,都要叮嘱儿子,一定要清廉奉公,为老百姓多办实事。
    宛庆丰的妹妹原在永顺纺织厂工作,下岗多年了,拖着一个孩子,生活十分困难,有人对她说,你哥哥当了官,安排个工作是小问题,找你哥哥去吧。熟知哥哥个性的妹妹不敢找哥哥,自己找了个打工的活,辛辛苦苦把女儿送进了大学。
     宛庆丰的弟弟在吉首一家效益不太好的单位工作,有矿老板拉他到花垣开矿,他有点跃跃欲试。宛庆丰知道后,坚决制止了。
    宛庆丰的妻弟曾想到花垣投资一个小水电项目,宛庆丰知道后,劝他不要到花垣搞,影响不好,“钱没赚得,惹一脑壳包。”
    道是无情却有情。当宛庆丰在花垣遭遇车祸身负重伤时,最想见的是母亲。母亲本来坐不得汽车,晕车利害。当得知儿子负伤后,心急如焚,一边呕吐一边催促司机快开车,到医院后,宛庆丰已经晕过去,是母亲一声声呼唤,把儿子喊醒来,母子俩泪眼相守,令所有在场的人感动落泪。
    2002年11月,宛庆丰刚到花垣工作,当时家住茶峒的外婆病了,虽然几次坐车从外婆家门前路过,因工作紧急都未能进去看一眼。可是当他终于抽出时间去看望老人家时,模糊的双眼看到的只是外婆冰冷的遗体,留给自己的只有终生的愧疚和遗憾;在给外婆办丧事期间,他严格嘱咐知情的人,千万不能向别人提起此事,为的是防止有人借机送礼、拉关系。
     这就是宛庆丰,敢爱敢恨,敢作敢为,有情有义,有血有肉。
    翻开花垣发展史,2004年进入全国县域经济提升速度最快的百县市行列,位居第27位;2005年财税收入达到3.2亿元,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提升速度居全省之首;2006年,花垣的经济社会将在此基础上有更大的进步,而所有这一切都和宛庆丰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精彩视频更多>>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4 news.jsu.edu.cn Inc. All right reserved.
资讯热线:0743-8564834 投稿邮箱:jsunews@163.com 主办单位:贝投体育大学党委宣传部
贝投体育资讯网 版权所有 通讯员注册 通讯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